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被召唤到异世界的勇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我意识到我是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了……话虽如此,对于“这里是哪儿”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两个问题我却是一头雾水。

    四周一片漆黑,我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仿佛我只是一个凭空而生的意识或魂体,还没有被创造我的人放入能够行动的躯壳,面对这未知的一切也许我应该觉得害怕?但是我没有,因为我的面前有个醒目到让人不得不在意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那是一个长条输入框,像素组成的外形尽管简洁但着实称不上精美,输入框旁的白色文字写着“请输入您的角色id”,默认的原始名字是阿尔西斯。

    看到这个名字时我尚不存在的大脑中涌出了许多令人怀念的画面,画面中充斥着奇形怪状的魔物,还有执着法杖吟诵咒语的魔法师,魔法师的面孔很是模糊,却给我带来熟悉的气息,他的名字梗在我的喉头呼之欲出。

    “k……”

    当我想要唤出他的名字时,却像做了一场长梦后被人强制叫醒一样,梦中的记忆顷刻如潮水般尽数褪去,我绞尽脑汁再三回溯,也只依稀想起魔法师绣满华美纹路的长袍下摆在风中猎猎作响的零星光景。

    ——这些是我前世的记忆吗?

    沿用“阿尔西斯”这个名字的话,在遇到梦中的魔法师时说不定能再回忆起些东西吧。

    这么想着,我点击了“确定”……

    ——等等,我明明只是一个没有手脚的意识,为什么能做出“点击”这种行为?真神奇。

    在我的操作下输入框变换为消息框,框里呈现出这样的文字:“已收到指令,现进行人格构建……人格构建完毕,角色阿尔西斯进入游戏。”

    半秒后消息框消失,遮蔽视线的黑雾被白光点亮——

    如果说之前点击“确定”按钮的动作还没有足够的实感,那么现在我就是真真正正地可以“看见”和“感受”这个陌生而奇妙的世界了。

    我的身体很简陋,找不到躯干,四肢是几个方块似的点,我想要摸摸自己的脸,可惜目前寄宿的身体还无法支持这个行为,我不由得有些失望。

    从我的眼睛看到的游戏画面难以称之为有诚意(我想我的眼睛可能只是两道深浅不一的竖杠),锯齿状的黑白像素潦草地描绘出面前的场景,那些张牙舞爪的漆黑块状物应该是草,而我正前方的东西有些像一个宝箱,宝箱周围的一圈留白大概是要表现“光”的概念吧。

    ——宝箱里会放着什么?

    怀着疑问,我像机械人一样滑稽地摇摆着方块似的手脚走了过去。我的手一接触到箱子的表面那箱盖就灵敏地弹开了,接着没等我看清箱中的构造宝箱便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心头浮现的一句话:“应召而来的勇者,当前地图已为你展开,现在你可以转身探索这个世界了。”

    ——勇者?是说我吗?这是个rpg游戏?为什么是我啊,我一点也不想被召唤,也一点都不想去打败魔王拯救世界。

    不知为何我本能地抗拒着这个身份。

    事与愿违的是,创造我的家伙显然不会顾及他手下造物的想法,眼前一花后我的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原本单一的通道如折叠的地毯般在神秘力量的驱使下瞬间铺平,世界从一维进化至二维,受此影响我领略了“向后”的概念,还明白了“上下左右”与“东南西北”。

    探索……真是个听上去就有够累的词,可以的话我真不想动一根手指……啊不对,我并没有手指。

    怀着惹上麻烦了的沉重心情我拐了个弯顺着通向北方的一|本|道行去,道路的末端放置着第二个宝箱,效仿上次那样我打开了这个宝箱,随着它的消失我拥有了“听觉”与“嗅觉”,说不定还有“味觉”。

    风鸟之声同花草清香一齐涌入了我的躯壳,唤醒着我的感官。

    ——意识苏生之时只能算作“诞生”,而这一刻我才是真正“活着”的。

    我在原地尽情感慨了一番新生的喜悦,困倦之意悄然降临。

    是因为这具身体才出生所以容易犯困吗?

    “勇者啊,快去打开下一个宝箱吧!”

    脑海里有个声音催促我道。

    “放心,宝箱不会跑的。”我嘟囔着回了一句。

    话一说完我吓了一跳,刚才的……是我自己的声音吗?

    “没错,就是您——勇者阿尔西斯的声音,您已经可以使用交谈指令了。”

    “……”实在不知做何反应,我选择了沉默。

    “勇者大人,请去开启下一个宝箱吧。”

    “不。”我拒绝了它。

    “……为什么?”那个声音听上去非常震惊。

    “能量不足,我需要休息。”我耐着眼皮上的重量说。

    “天啊只是两个宝箱而已!难道是造物主大人设置的数值出错了?不,造物主大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一定是因为您太懒惰了。”声音抱怨说。

    我有些无力:“别以为我看不见你你就可以乱说我的坏话。”

    对方察觉到我的不快,立马换上了恭敬的语气:“勇者大人,世界会随着您的探索变得愈加丰富和完善,您一定会从中获得更多乐趣的。”

    ——可是我并不需要那么多乐趣啊。

    比起费时费力的探索来说躺在草坪上睡一个美美的午觉才更符合我的人生观,即使在探索过程中有机会唤醒前世的记忆,我也不想被人当鸭子赶着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