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父皇···”她哑哑嗓子,之前被绳子勒住的嗓子并没有完全恢复,而且还被言晔弄混进来,刚开始说话时,嗓音破碎沙哑更是添上邪气。

    言辙翰手指微颤的指着面前之人,听着南绯颜喊着自己父皇,更是不可置信。

    言昇从后面挤了过来,目光不可置信的盯着南绯颜。

    其他人也听见南绯颜喊声,前面人看到南绯颜愣住了,后面人被前面的人一说也静了下来,这一群人像是静止一般。

    南绯颜眼圈一红,泪水如滚珠般流下,落于衣襟中。她在此时也看到言昇,只是这时看到一心想要杀自己的爱人,心中酸甜苦辣五感交集。

    “前太子妃不是自缢了吗!你到底是谁?”旁边的瑶妃打破沉默,虽然她之前早已知道言晔的计划,但现在还是要装作一副娇弱的样子,瑶贵妃靠在言辙翰身上,身上带着微微颤栗。

    南绯颜看着言昇,面色从复杂失望逐渐变成纠结仇恨,最后化为平静。“南绯颜,我没死。”

    言昇看着面前之人,原本镇静的脸色也崩塌起来,南绯颜被自己所害,现在若是揭发自己也不足为奇,想着言昇身后竟出了一身冷汗,言晔不仅逃了自己的局,而且还下了套,自己的暗卫也被他插了一足,想到这里言昇眼露着一丝凶光。

    “秦王妃你怎么···”瑶贵妃掩住帕子不解的问道,虽然没说完,但是在场的人也大概明白她的意思,明明是已死之人,现在却出现在在皇宫之中。

    南绯颜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眼皮垂下来,遮住眼睛里的光彩,额头和鼻梁有着浅浅的阴影,更是让人看不清神色,她在庄子里住的这几天里,她算是明白了,自己活了这多年始终都是棋子。她南炎公主并不是好拿捏之人,即使现在言晔设计自己,恐怕也是要对付言昇,但是她心中还是不甘,自己身居高位、身份尊贵,若不是嫁到东盛国,南炎公主用的了这么丢人吗?现在自己家国因为太子谋反一事,定不会对东盛追击自己自缢之事。

    她!南炎公主就这样凋零在东盛,最后连一个好名声也没了,她也是有着骄傲和自尊,而言昇却把她的一切打碎碾压,她的梦自那晚后碎了,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被他轻易的毁去,南绯颜淡然的笑了一下,心底的刺痛已经麻痹了心。

    “那就要问问豫王殿下了,派暗卫在□□杀我灭口之事。”

    言昇听了前半句,身体不由哆嗦一下,眼前一黑,他摇摇头紧眨着眼道,“秦王妃胡说什么?本王从未做出此等事来。本王应该是奇怪秦王妃明明下葬于皇陵,现在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莫不是假扮而来!”

    两人这样争执,这脸皮算是彻底撕破了。言昇最大的错误就不应该算计一个爱他的人,那份爱有多么深沉,最后通数化为仇恨。

    “呵呵呵······”南绯颜低低的笑了起来,多年前被救的情分早已在自缢那刻便消亡,自己不仅与言昇私通,而且名声已经添上了反逆一派。在庄子里这么多天里,她脑海里只显现出言景温润如玉的模样,他总是对自己温柔小意,嫁过去那刻后言景一直宠爱着自己,若不是言昇,后来她和言景会过上很好的日子。

    言晔还给自己递上言景的遗物,里面大部分都是她的东西,言景确确实实爱过她,而她却和别人连谋害他,更让他背负起千古骂名。

    爱在一刻转化成恨,尤其是失去的过往更是刻在南绯颜心头,言景从此成为她心上最沉重的负担和愧疚。言晔曾在庄子里承诺过自己,若是扳下言昇,他自然会帮她澄清骂名,南炎公主也会有个好名声。

    想到这里,南绯颜心一横。“父皇,妾身本是南炎公主,太子殿下在妾身看来也是十足忠君爱国,太子本是已经定好未来国君,为何在那刻刻意弄龙袍,还选在皇后薨后,豫王殿下在妾身圈禁□□时,居然还刻意派人刺杀妾身!”说道这里,南绯颜眼睛充血狠狠的咬牙指着言昇。“妾身怀疑是豫王刻意诬陷太子殿下,为了灭口才致妾身于死地。”

    “你胡说!”言昇在前不能刻意打断南绯颜的话,但是听到这里不由暴怒。随之又眼珠一转转头看向言辙翰,挽起袍子跪在地上,目光坚定赤忱。“父皇,儿臣不知太子妃所指之事,更何况儿臣与太子妃无冤无仇,怎会刺杀太子妃!太子谋逆有着书信和龙袍铁定证据,怎么会是儿臣,太子妃未自缢□□,那尸体居然出现,现在更是出现在此污蔑儿臣,这事必然有着蹊跷。”

    南绯颜冷笑一声,她定定的看向皇帝。“豫王殿下与妾身曾有着儿时情分,豫王曾进入□□内院时,被妾身发现,当初豫王殿下以儿时情分相说,妾身见并无大碍便没说什么,偷放龙袍,妾身从未知晓□□有这么一样东西,否则太子怎么会轻易把这种东西放在□□,更是这么轻易的搜查到!”

    “你胡说,当时明明是你说在□□发现龙袍通知本王的。”

    “妾身本是太子妃,怎么会说这种荒诞之话。”

    言昇现在怎么也说不出和南绯颜私通之事,若是说了自己没有任何回旋之地,现在只能咬住牙口说这件事与他无关,更何况本身就与他无关啊。

    “父皇不如把那件龙袍和书信拿出来再看看。”言晔不知从哪冒出来,之前泛红的脸也正常起来,他看着言昇幽幽一笑。

    “去拿!”皇帝呵斥着旁边的侍从,皇帝之前连吃了两颗红丸,被这么一吵闹,弄着头疼病又犯了。

    因为太子谋逆乃是大事,所以曾经的物件也是好好尘封起来,侍从被皇帝一呵斥,连忙带着人去拿证物。

    在场臣子都静了下来,虽然南绯颜出现让他们有些震惊,但是现在说出这些宫廷忌讳之事,还是让臣子们心中有些晃荡。

    还没等这件事平息下来,信阳王急匆匆从外面拽着一人推了进来,他目光嗜血的看向言昇。

    “信阳王公怎么回事?”

    “请陛下做主!”信阳王双膝跪拜在地。

    言昇脸色顿时煞白看向信阳王所拉的小太监,正是他之前指使的人,刚才被南绯颜一闹,他差点忘了这间房应该是信阳王世子所在的地方。

    “微臣对东盛江山忠心耿耿,至今只有世子一个儿子。而豫王殿下居然要毁了微臣的儿子啊!”信阳王老泪纵横,他只有信阳王世子一个儿子,更可况这个儿子生的光风霁月,甚的他心,若不是自己看到这个小太监鬼鬼祟祟,跟了上去,自己儿子恐怕就要背负侮辱皇妃的罪责,这样一个信阳王府都要被打压下去,信阳王一生戎马咽不下这口气。

    皇帝听着信阳王细细的说着这件事,太阳穴越发疼痛,本来好好的宫宴,现在被弄得乱七八糟。

    “皇上,世子昏迷前跟老臣说是豫王所为,这名小太监也是豫王殿下手下,用微臣的儿子下药陷害宁王殿下好男风,微臣说怎么前一月里,民间朝堂传出宁王殿下之事,原来是豫王为了毁了信阳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