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吃醋总裁夺情霸爱【总裁豪门】_分节阅读_9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茬憔悴的苏旷在她床边静静地凝视着她,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亮晶晶的液体,而有一些已经溢满了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那液体似乎烫了她一下,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抹。

    “我不要你哭,我不值得你为我哭。”她的声音好难听,又沙哑又模糊。她说着,自己的泪也流了出来。“我不要你哭……”

    “宝贝!”看见她睁开眼睛,苏旷高兴地俯下身,将她抱进了怀中,喜极而泣。

    辛欣骤然被他搂进怀中,头晕目眩,她软软地靠着他,再次回到温暖熟悉的怀抱中让她恍如隔世,悲喜交集。

    “星星……星星……”苏旷开心的不会说其他的话,就是紧紧地抱着她。“不许离开我,永远都不许再做这样的傻事。”

    许久,苏旷轻轻推开她,痛苦地摇头:“我情愿你爱上别人离开我,我也不要你这样放弃你的生命。你知道吗?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不要你用生命来宣扬你的清白。任何时候,你的生命是第一位!你没有权利放弃生命,也没有权利放弃希望!”

    他伸手轻轻抚摸着辛欣的脸,温柔地说:“我们不是为了失望而生存,我们是为了希望,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可以放弃。爱可能很遥远,也可能很近,我们只要再坚持一下,我们就能看到希望。我和你都一样,我们不可以不勇敢面对。”

    辛欣被触动了,她羞愧地看着苏旷。许久没有正面看过苏旷,这样的苏旷改变了,成熟的很有男人味,他英俊的脸上不再有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的轻浮,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感到安心的踏实感。

    “对不起,我,我错了!”辛欣羞愧地说。她无法不为自己的行为羞愧,一向坚强的她竟然差点铸成大错。

    苏旷的手爱怜地帮她把额际的长发拨开,轻轻地叹息道:“我们都错的太多,误会得太多,才让我们的爱走了这么多的弯路,我们是一对傻瓜!”

    他叹息着将她重拥进怀中。“我要我们以后再也没有间隔地去爱,没有试探,没有猜疑,没有误会地去爱!信任对方,尊重对方,坦诚地去爱,好吗?”

    辛欣在他怀中点头,颤抖着手去抱住他的腰。熟悉的,久违的他的怀抱,在经历了幻灭后生出的希望应该是坚韧的,不摧的希望了。不管以后再发生什么,她相信她都能坚强面对了!

    有爱,就有了面对一切的勇气……

    ×××

    “对不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蠢事。”礼堂下面,辛欣内疚地对苏旷说。

    “对不起你已经说得太多了,可不可以换点别的方式来表达?”苏旷微笑着握紧她的手。

    辛欣努力地朝他微笑,沙哑着嗓音说:“我爱你!”这句话她应该没有正式说过吧,也是她现在想说的,此情此景最适合。

    苏旷笑了:“傻瓜,我知道。你知道你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吗?”

    辛欣茫然地摇头。

    “你最大的本事就是你酒醉时什么都做得出来,酒醒了你什么都能忘记。”苏旷神秘地笑,似乎不想将这个秘密和辛欣分享。

    “我酒醉时做了什么吗?”辛欣迟疑着,突然想起那一晚被揉得乱七八糟的床单,不会她真的非礼了苏旷吧!

    “那天你在酒吧喝醉了,你当街像个女色狼一样吻我,对所有路过的人说你爱我,你都忘记啦?”苏旷宠溺地对她笑,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带了几分得意洋洋。

    辛欣大惊失色:“我有吗?你编得吧!”

    苏旷手捂胸口,认真地说:“天地良心,不信你可以去问陈洋,他都看见了。”不光陈洋看见,酒吧里的人都看见了听见了,这女人竟然拉着他去酒吧里拿麦克风对他表白,一条街的人都听到了。

    一条街的掌声笑声欢呼声比他飙车得冠的呼声响亮数百倍。第二天没成为新闻还让苏旷气闷了半天,如果上了新闻,辛欣估计也不会去做傻事了。

    辛欣轻叹了口气,这下他的朋友都知道了,又该有嘲笑他的料了。当街吻他!当街发酒疯!为情自杀!她为什么总能给他找麻烦。

    “想什么呢?于小曼穿婚纱比你漂亮吗?她是丰满一点,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的骨感。”苏旷故意逗她,顺势在她脸上偷了个吻。

    辛欣斜了他一眼,终于疑惑地问:“我的事没给你造成什么影响吗?”

    苏旷笑了:“傻瓜,这么不相信你老公的能力啊!你放心,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数,决不会外传。对我唯一的影响是这里!”他拉着辛欣的手按了按胸口,轻声责怪:“你伤了自己更伤了我的心。”

    辛欣内疚地说:“我确实是个傻瓜。”

    苏旷微笑:“没关系,我口味独特,就爱傻瓜。”

    辛欣笑了,抬头看见阿森在吻于小曼,于小曼幸福地闭着眼,一脸的陶醉。

    从此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不知怎么,南辛欣脑子里想起了童话故事中著名的结尾。

    有心才有爱,有爱才有勇敢生活的勇气,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卷]正文 番外:我不想你失去自己

    医院里。

    苏旷收拾好东西坐到床边,看着辛欣,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的表情急速地变幻着,让苏旷好奇得要死,她到底在想什么啊!出院也不想回家吗?

    “苏旷,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好不好?”辛欣欲言又止了几次,终于说出了这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