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吃醋总裁夺情霸爱【总裁豪门】_分节阅读_9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今天出院,我想明天就走,可以吗?”辛欣仰脸问道。

    “这么快?不能过几天吗?我想你多休息几天。”苏旷有些不舎的手停留在她脸上。

    辛欣对他一笑:“别留我,我怕和你呆长了我就不想走了。我没事了,真的,我答应你一定好好照顾自己。”她转身站了起来:“我们先回家吧!”

    苏旷无奈地站起来,提了包跟着辛欣下了楼。一路开车回家,辛欣都若有所思地看着车窗外,车里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放到了

    《alloutoflove》,熟悉的歌声让辛欣百感交集,回头对苏旷微微一笑:“还记得这歌吗?”

    苏旷点了点头:“你和我唯一一次合唱过的。”

    “但愿我能将你的笑容放在心中,当我的人生如此低潮之际,那会使我对明天怀有一丝希望,当今天不知何去何从……”辛欣轻轻地哼唱着,眼角有些潮湿了。

    这是幸福的泪,她对自己说,苦难已经结束,她不是与爱绝缘,未来她要让自己做掌握自己命运的人,再也不会轻言放弃。

    回到熟悉的家,站在门前,辛欣没有急于进去,看向左边,远处是小曼和柯森的家,他们去渡蜜月了,一定很幸福吧!她微笑着为他们祝福。

    转过头来,右边远处是夏辰的家,夏辰走了,连告别都没有,这让辛欣很难过。她有些惆怅地看着夏辰的家,那风一样的男子现在在地球的那一角呢?最后一次见面他说米莲给了她妈妈,他一身轻松了!

    据苏旷说他带走了凤瑶,辛欣在心里叹气,夏辰带走凤瑶有一半是因为她吧!一个劲敌,夏辰语气里就是想为她扫平幸福道路上大障碍的感觉。

    可是,她值得他为她这样委屈自己吗?当她想放弃的时候她都为他的牺牲而不值,她对不起他一番苦心。

    辰哥,我们还会再见吗?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幸福!

    “想什么呢,老婆,是不是想我抱你进去啊?”苏旷停了车看见她傻傻地站在门口,笑着走了过来。

    辛欣摇摇头,甩去胡思乱想,明天就走了,这一去近三个月见不到,还是珍惜眼前相处的时间吧!她放任自己向苏旷伸出手,笑:“你不是说要重新开始的吗?你抱我进去,我们就当重新开始好了!”

    “这有什么难的,我早已经习惯你的体重了,对我来说简直轻而易举。”苏旷笑着抱起了她。

    辛欣双手吊在苏旷脖子上,脸靠在他温暖强壮的胸膛上,随着他进到他们的家。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被苏旷放在他们的床上,辛欣依偎着苏旷问道。

    不仅仅是在街上对他说我爱你吧!要不这家伙也不可能笑得那么暧昧!

    “你想会发生什么?”苏旷呵呵笑道。

    辛欣白了他一眼:“不说拉倒!”她说着要远离他的怀抱,苏旷却抱紧了她,呵呵笑着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

    “什么?我真的非礼了你?”辛欣难以置信地大叫起来,脸立刻红的象苹果,羞的抬不起头来。

    “这有什么?夫妻之间不就是你非礼我,我非礼你吗?我乐意你怕什么!哈哈!”苏旷笑得贼似的,坏坏的笑容让人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你怕吃亏的话,换我非礼你吧!”苏旷嘿嘿笑着,手开始不规矩地乱动了。他的手覆上她的丰满,有些不满地轻声抱怨:“老婆,你出去一定要吃胖点啊,你又瘦了,这里都小了!虽然我很喜欢你的骨感,可不是喜欢每个地方都骨感的,该丰满的还是……”

    辛欣直接扬脸用自己的唇贴上他的,以吻封缄,哪来那么多废话啊!瘦点不好吗?不要等她胖了又叫她减肥,男人都是这样前后不一的吗?不过,她真的应该再胖一点,不为别人,只为自己,有健康的身体才能享受生活和爱吧!

    她温暖的唇一遍遍轻刷过他的唇,手臂缠上了他的颈,将自己紧紧地贴上他的怀抱。不只心,她要他们连身体都没有一丝缝隙,她要他记住她的身体,也记住他的,让未来分别的三个月,能想起这一刻就感到温馨,也想让这一刻抹平过去的伤痕。等归来时,他们可以真正地重新开始!

    “爱我……等我……”辛欣在他唇间申吟,就这一次,你会发现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我将归来!以一个全新的辛欣,你所爱的,真正坚强的星星……

    她的吻带来了苏旷充满欢愉的颤抖,他的手指狂野地抚上她,将她更紧地压向自己。饥渴的吻落向她的唇,然后移到她敏感的耳垂,灵巧的舌开始探索着她每一寸的曲线。控制不住的热情在大床上蔓延开来,他们可以听到彼此的剧烈心跳,强烈的心跳,象征着激扬生命的心跳,为爱欢歌的心跳……

    [卷]正文 番外:如隔三秋

    “苏大,你不是吧!又来了!你就那么闲得没事吗?每天都来找我打球,我***陪不住你了,我给你找陪练吧!”陈洋一看见苏旷进来就垮下脸,一脸苦瓜相。

    “虽然你老婆不在,但你也不要把这怨气撒在我身上,天天来对我进行人道主义毁灭吧!我他妈陪你打了这么多场球,瘦了好多斤了,你说我为什么啊!”

    “是不是朋友啊?你失恋时我陪你喝酒喝到胃出血时你怎么不说?叫你打几场球你就满腹牢骚,不打拉倒,下次有什么事别叫我。”苏旷给了他个超级大白眼,却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顺手打开了手提电脑。

    “又看你老婆的邮件?”陈洋拿了杯饮料过来放在他桌前,直起身来在身上画了个十字。

    苏旷抬眼奇怪地看了看他,问道:“你什么时候变成教徒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