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零一节、婚姻与道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霰弹枪又名战壕枪,成名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堑壕战,因其简单粗暴近距离开火时杀伤力巨大而获得青睐,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对它的熟悉则要归功于那些警匪片。 对于眼下这个时代来说,很多老式火枪其实打出去的都是霰弹,所以对其杀伤效果是很清楚的。这个时代的战争实际上开不了几轮枪,最终还是会回到肉搏战上来,所以制式火枪都带有很长的刺刀。可如果接近到肉搏距离之前,其中一方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人拿着霰弹枪乒乒乓乓的一顿乱射,那该给对手怎样造成多大的杀伤效果?

    “就算每个班只装配一支转轮霰弹枪,这总数也不小了,你的海研所产能跟得上吗?”对于枪械的使用,张韬可比姜田要认识深刻的多,这种枪无论是肉搏战还是巷战,在冲锋枪问世之前,简直就是无敌般的存在,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误伤自己人了。

    “跟不上!”姜田实话实说:“而且这也不是最终形态,如果硝化棉与赛璐珞的工业化生产进度能跟上,我可以让这些枪的性能更上一层楼!”

    硝化棉与赛璐珞是什么?现场的其他人是完全听不懂的,但武器性能还可以获得提升却是大家都能听明白的,现在这种转轮步枪虽然有着各种毛病,但火力持续性有目共睹。比它还厉害的该是什么样子?

    只见张韬摇了摇头:“朕比你还急!不过酸碱能工业化生产之后,日本的铜供应也该稳定了,你还是想着完善铜壳弹药吧。”

    铜壳弹虽然好,可一来生产成本太高了,二来现有的工艺导致公差太大,成品率不高,张韬出于自己的使用习惯,一直对全金属弹药念念不忘,大有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在有生之年看见量产的意思。

    “其实吧……”姜田嘬着牙想了想:“咱们还是悠着点,火枪尚且不论,大一点的火炮可以搞分装发射的方式,咱们现在能量产带底火的铜底和硝基无烟火药就不错了。”

    张韬早就被工业问题搞得神经衰弱,一堆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都是因为生产工艺的问题而无法量产。听到两个勾引人的名词却只是没好气的问了一句:“火棉能在北伐时保证军队供应吗?”

    “能!”姜田高深莫测的一笑:“就是产量不高。”

    “哼!”张韬一副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实验室里那点可怜的产量够干什么的。”

    “够干什么?”姜田不怀好意的砸吧着嘴:“受三酸两碱的影响,硝化棉产量有限,但是配合硝酸甘油我试制了一批无烟火药,如果这批药装填到全金属狙击弹药中,那咱的狙击手……”

    不用姜田说完,张韬就明白他的意思了,用无烟火药发射的全金属弹药,其射程和威力已经和后世的步枪弹相差无几,在无遮无拦的大草原上,骑兵一般在二三百米内发起冲锋,而且带头冲锋的不是军官就是武勇过人之辈,若是能在远距离精确射杀对方将领,对战争的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况且狙击手本来就少,给他们配发昂贵的特种弹药也不是不可能的。

    “硝酸甘油!”张韬好像想到了什么:“那东西你放在哪生产了?”

    “海研所的危险品实验室,就在渤海边一个无人的荒滩上,那么危险的东西我可不敢放在人烟稠密的地方。”

    一同观看武器试验的人们早已忘记了今天的目的,只是在努力的想理解这俩人话中的意思,大家虽然早就习惯了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的状态,但还是忍不住被话题中那些似乎威力无比的大杀器所吸引。

    “海研所啊……”张韬琢磨了一会:“我没记错的话,那里应该叫皇家海军研究院吧?”

    姜田鄙视的看着张皇帝,不带这么不要脸的,看见有好处就把皇家两个字抬出来,吃相可是够难看的:“当然,陛下您说的对,全名的确是叫皇家海军研究院,要说无论是海军还是陆军,都是您麾下的军队何分彼此呢,那下一年度的预算中陆军就给海军的小兄弟们留点汤喝吧?”

    本来还等着看热闹的一众陆军官员脸色瞬间就晴转多云了,他们本以为皇帝用大义来压迫海军,把好东西拿+

    出来分享一下,谁知道姜大人的急智也是不差的,马上就反戈一击让皇帝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被堵了回去的张韬瞪了自己这老乡一眼,可对方竟然装作看不见:“好好好,爱卿言之有理,这样吧,你将硝酸甘油和硝化棉的配方和工艺整理出来,做价让陆军购买如何?”

    姜田赶紧抱拳作揖:“臣谨遵圣旨!反正就算有配方,想要大批量生产还是得找我。”

    张韬忍住了踢他屁股的冲动,毕竟自己还指望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呢,别看俩人的意见相左可如果没有姜田,那现在这种局面也将不复存在,再说这个时代也只有姜田能理解自己,并坚定的沿着既定的发展道路走下去,所以这个国家是不能没有他的,至于时不时的和自己作对,反正他的初衷也是为了国家发展,忍一忍把火气压下去也就是了。

    现在的张韬可不是当初雄心壮志,打算十几年就能引领工业革命的那个工业小白了。仅仅是稍微领先一点的军工生产就差点要了他的老命,每当他想拔苗助长的时候,姜田就总是拿大跃进的例子当反面教材,被说教的时间长了,他也知道产业升级来不得半点投机,更是被姜田絮絮叨叨的灌输了大量海权论思想,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个老乡虽然没有当过兵,但是论起历史知识与军事理论来,比他这个野路子出身只知道陆军战术的老革命强多了。

    各方关注的试枪大会算是圆满结束了,骑兵得到了这个时代最好的骑枪,看得其他陆军兵种眼红耳热。姜田也达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不仅坐实了火器研发第一人的名声,还为海军研究院赚了两艘驱逐舰的经费。这笔巨款被他分成了两笔,一笔交给冀王旗下的造船厂,订购一艘标准型驱逐舰。这是为了拉拢这个在军方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亲王,同时也算是雨露均沾。另一笔钱则交给海军研究院的造船厂,进行针对驱逐舰的改造试验。标准型驱逐舰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既暴露出一些问题,也有需要发扬的优点,海军在使用的过程中对这些优缺点是颇有一些想法的,所以改型试验就被提上了日程。

    只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锻炼,海研所内部有这么一批天资聪慧的研究人员,初步的具备了独立研发的能力,姜田本着锻炼队伍的目的就将这次的改型设计交给了他们来做,自己最多对最后的方案进行审核,自以为能轻松一段时间的姜田马上被自家老爹给堵在了书房里。

    “你小子最近挺忙啊?”老头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座,只剩下一条胳膊还不忘了攥着一只紫砂壶,时不时的对着壶嘴嘬上一口:“你和大丫的婚事打算什么时候办呢?”

    姜田心想这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于是不急不缓的说道:“这婚姻大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这当事之人的意见也是要考虑一下的,免得悔婚之事重演。”

    他这是拿着老头一生中最大的败笔在说事,虽然当年悔婚的不是他姜家,但被人退婚还是一种奇耻大辱,老头稳稳的将茶壶放下,并没有多少情绪上的波动:“你若对得起那些度过的圣贤书,如何会做出抛妻之事,咱家也没有嫌贫爱富的毛病。大丫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