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大结局) 番外_分节阅读_25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弟弟,是我们三界之主,你不可妄动杀念,否则,于你亦必是大劫。”

    上官惊灏蓦然返身,冷冷盯着众人。

    各人教他这一看,都心惊胆战,他眼中的是比普释等人更森佞百倍的喜意和杀意。

    为己而喜,为他论杀。

    普释嘴角一扬,领着手下神佛向上官惊灏恭敬一揖,傲然看向这些神佛,“笑话,何谓回头,若沧念佛主饶过飞天,飞天岂会不报复佛主。何况,飞天因何下界受劫的真正原因你们其实实还不知道罢?”

    众神佛一怔,有人厉声道,“人因前世今生因果而劫,佛因普道众生而劫,佛主更是如此。普释,你莫要再打诳语,你该做的是和我等一起相劝沧念佛主,千万莫再犯大戒,弑杀飞天佛主是天地大罪。”

    普释脸色一变,上官惊灏冷冷一笑,“天地?什么是天,什么是地?自此我就是……天地!”

    “你!”

    那说话的僧侣震愕在场,众僧大怒,一时垢责激.烈,又有归于普释手下的神佛与之对辩。一时争持难休,仿佛是当年佛辩会延迟了多年,在今日举行。

    普释尚稍有些心惊,上官惊灏自不畏惧,他只有此时此际,他还位畏惧什么,天地间能制肘他的人很快就会全部消失。

    他朝普释一瞥,普释领会,早前上官惊灏与他有过联系,他对飞天的事亦知之甚具,笑着缓缓续道:“诸位僧友,你们倒真以为飞天下界为的是民?实是咱们这位功德无量佛主犯了大劫!”

    “色戒!他早在天界便和翘家那小妖精翘若蓝好上了。古佛才会让他下界受劫难。他却再犯戒律,甚至和翘若蓝育生子息。那翘楚便是翘若蓝再生,翘妃产子可是东陵举国皆知之事呀,这事想来天帝陛下最是清楚不过,是吗,陛下?”

    普释话语既落,整个村庄河畔刹时鸦雀无声,原本据理力争的中立神佛都愣住,不敢置信更都是求证似的死死看向龙非离。

    面对信徒的质疑,一直仿佛跌伏在地、一动也不能的上官惊鸿仿佛突然得到了什么力量,猛地睁大双眸,低声说了句话。

    472 何处是归鸿:大结局(十六)

    他的声音听来很是衰败孱弱,似乎只要上官惊灏再给他多补一掌,他便会死掉,但那声音却很是镇静,有种众人多年以来早已习惯的坚定淡然。.

    讲道以外,飞天话不多,但他说出来的必定是听话的人愿意去信服的,因为他的话是旨意,因为时间过后,你也会发现他是对的,他总是经过思考。

    在这种古怪的时候,他其实也没有说什么,他只说了个字。

    是,我爱她。

    他替龙非离作了答。

    他这句话,让所有憎众,无论是本反他,还是对他一直心存敬畏的,都塌然变了脸色。怔仲有之,震惊有之,愤怒有之,轻视有之。

    佛爱上了人便错了吗襟。

    不说佛罪,倘若只问对错的标准到到底是什么。

    其实,真正的对错,从天地伊始便没有。

    是绝大部份人给它规定了方圆,才有了一切所谓依据。

    那边厢,老铁等人看到这些对上官惊鸿的态度,心中大恸。不管人还是神,谁都有信仰,一旦认定的信仰崩塌,便会不知所措,乃至愤怒、轻蔑和憎恨。

    可是,从龙非离到景清,从最复杂的人到最简单的人,都明白,有些事其实无对错可言,但可惜,谁都想尝试改变别人的想法,到最后,谁也都没有办法改变谁的想法。

    只是,倒连上官惊灏也是微微一震,这本是讳莫如深的事情,无论如何他绝没有想到上官惊鸿竟会承认!他是必不能留上官惊鸿,就像他,若非上官惊鸿当日将他留下,他何来今日逆反之机骏。

    这个天底下唯一能威胁到他的人。他现下便要将其肉身销毁。

    上官惊鸿的魂灵因为强大的念力,一时三刻还消灭不了,但只要其肉身死去,他将他的魂灵收入器皿之内,无肉身承载,加之他以祝融之火烤烧法器。

    当年他杀死被飞天重伤囚在天界深谷的祝融,盗取祝融上古神火烧毁飞天殿,并将火种藏在人界,是以当年两大古佛也无法找出证据,飞天殿大火是他所为。

    当年飞天引灵山圣寒之水重伤火神祝融,却也因此负伤,如今,用这火来杀他,最多不过数日,魂灵便会湮灭,自此,云苍再无飞天。

    只是,这样一个将死的人,这千万岁里留下的名望,这是上官惊鸿唯一能保有的东西,也该是他最是在乎的东西,否则,这许多年来,对天地神魔施以多次援手又是为何?

    他却是绝不留情。铁面之名外,快意杀伐,他最是喜欢。

    今日,谁也不可阻拦他,往后,他更是喜做什么便做什么,要杀谁便杀谁!

    眼看众多原本中立的神佛变色僵立,普释领着手下神佛,一声较一声响亮激动喊着“沧念佛主才是我等的万佛之主,佛主擒下飞天这逆佛叛徒”,宁王等人对之又急又怒,看向龙非离的眸子无一不充满哀求。

    “龙非离——”

    然而,直到朱七也紧张地握住龙非离的手,龙非离还是在没有开口说什么。

    告诉所有人能救还是不能。

    上官惊灏再次向上官惊鸿走去,生死一瞬。

    众人亦知即连龙非离也是没有办法了。这位天地里最霸道的神,如今并无神力。

    沈清苓以外,宁王以下,所有都再次本能的向结界奔扑而去。

    终于,这些关心上官惊鸿的人都绝望了,龙无霜等人绝望了,朱七也绝望了。

    龙非离拍拍妻子的手背,终于说了到达这里以来的第一句话,“小七,就这样吧。”

    “不能这样,怎么能就这样罢了?!”

    冬凝和景清闻言激动的嗓音已不知是哭还是吼。左兵和老铁尝试向空中突围而去,可是仿佛天有多高,这结界就有多高。

    天很蓝,阳光很刺目。

    “龙非离,他不是你在天界最好的朋友吗,你想想办法啊!”

    朱七紧紧握捏着龙非离的手臂,她知道这个人的话都是一锤定音的,只是,她不明白,为何龙非离嘴角竟有抹如释重负的浅笑。

    都是龙非离身边最为熟悉的人,夏桑和段玉桓似乎也因留意到龙非离的古怪表情而有所思地相视一眼。

    龙非离心情未必比爱着飞天或上官惊鸿的人要痛,但必定比任何一个人复杂。

    飞天是天地里唯一能和他各个方面都战成平手的人。

    像对手一样的朋友。

    也是赐了他新生的人。

    可惜,甫一抵达此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