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7章 罪恶的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阿龙一见老鱼手里的纸人,忍不住笑道:“你们大陆人就喜欢玩这些故弄玄虚的东西,居然把纸裁成人的形状,可真是有趣,不会用火烧了吧?”

    我看了一眼阿龙,心道,马上就会让你吃惊的合不上嘴,哼!老鱼的茅山道术可不是闹着玩的,让你长长见识吧。

    史小梅对阿龙说:“你不要小瞧这东西……”她边说,边走到老鱼近前,仔细一瞅纸人后,俏眉一扬,诧异地望着老鱼,“原来陈大师会茅山法术啊,失敬,真是失敬啊!”

    没等老鱼开口,我就大吃一惊地望着史小梅,忍不住叫道:“史院长,你、你怎么知道老鱼会茅山法术?”

    “哦,我师父曾经对我讲过,茅山法术是很厉害的道术,现在会茅山法术的人少之又少了,想不到陈大师会这个,敢问陈大师你跟谁学的呢?”

    没等老鱼回答,我又抢先道:“嘿嘿,说出来准把你吓一大跳,老鱼的爷爷是茅山派正一教第六十三代正一天师的掌门人,老鱼的手艺是他爷爷教的,正宗的茅山法术,丝毫不掺假。”

    “什么?”史小梅听了我这话,很是吃惊,她眼睛盯着老鱼,足足有十秒钟,突然问,“你爷爷是不是叫陈大胆?”

    老鱼惊讶道:“是啊,我爷爷的确叫陈大胆,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一边看愣了,我去呀!怎么回事?史小梅认识老鱼的爷爷?说实话,我并不知道老鱼爷爷的名字,刚才听史小梅一说,我禁不住心里低呼:乖乖个熊,老鱼爷爷居然叫这名字!陈大胆,难道老鱼爷爷的胆子很大?

    史小梅很热情地伸出手,与老鱼握了一下,说:“我师父与你爷爷是同门师兄弟,说起来,你应该算我的师兄。”

    “啊!”老鱼没说话,我先惊讶地叫了起来,“史小梅院长,有没有搞错啊,你刚才说什么?你师父和老鱼的爷爷是同门师兄弟?难道,你也会茅山法术?”

    “我不会茅山法术,我师父也不会。”史小梅微微一笑,“我师父与陈大胆虽为同门,但两人兴趣不同,陈大胆后来对茅山法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我师父更偏重于道家气功,对内家拳更加有研究。”

    听到气功两个字,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史小梅说她师父是一位道长,而我小时候在村后大山道观内遇到的那位中年道长曾经交给我练习气功的方法,史小梅的师父不会就是那位道长吧?

    我正要确认一下时,突然,躺在床上一直鼾声如雷的张大饼一下子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喊一声:“还俺头来!”

    坏了!

    刚才声音太大,把张大饼惹醒了!

    麻烦!张大饼要发疯!

    接下来,让我担心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张大饼从床上一下子蹦下地后,目光呆滞地扫了一眼我们几个人,嘴里嘿嘿傻笑了两声后,不由分说,抬起手掌,呈刀状,找准我的脑袋恶狠狠劈了过来。

    你大爷的!我吓了一跳,我们明明一共四个人,你个憋毛三,为什么单挑我下手,看我好欺负是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