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三章,藏红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藏红花

    其实也没说什么大事,妍妃一句一句地说,叶阮便一句一句地答。

    从那天后,妍妃便多次过来在叶阮这里坐坐,有意无意地探探叶阮的口风,看他是哪边的人。

    叶阮每次回答也很含糊,妍妃也不问了,只喝着牛乳问:“叶阮公子的风寒还没有好么?”

    叶阮脸上还带着面纱,他也习惯了眼前有这玩意儿挡着,便答:“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叶阮的身子让娘娘挂怀,真是过意不去呢。”

    妍妃似乎是很渴,又喝了一口牛乳,又道:“对了,叶阮公子可知道域王爷去落?”

    “去落?”叶阮想了想,虽然洛府落败,但唐域不是已经被太后接回皇宫了吗?

    妍妃点头,又压低了声音说:“域王爷是悄悄离宫的,听说是受了刺激,出宫做和尚去了。”

    “做和尚?”叶阮这倒是有些意外,但想着面前的人是妍妃,自然不是一个说闲话的好对象,所以又闭了嘴,不做多言。

    妍妃慢慢地打了个呵欠,道:“叶阮公子见笑了。有孕之后,身子更是惫懒,越发变得爱打瞌睡,还请叶阮公子不要介怀,这厢我就先告辞了。”

    叶阮点头,送着妍妃出去。

    “叶阮公子,”欢容收拾了茶盏后进来,没个正经道:“那么大一杯牛乳,妍妃娘娘倒是很给脸,喝了个干净。奴才都得以为,这妍妃娘娘是不是故意来蹭牛乳喝的。”

    这些牛乳都是皇甫斐命人备下的,叶阮喝不了那么多,平日里偷偷和欢容一起喝,也得剩许多倒掉。这妍妃常常来,还算是帮了大忙。

    叶阮懒得和他贫嘴,问:“对了,方才妍妃娘娘说,域王爷出家做了和尚?这是真的?”

    欢容点点头,他自然不知道唐域和叶阮私下认识,只说:“可不是嘛,你说这域王爷帮着太后灭了洛府,也算间接背了数十条人命。域王爷又不是那种上阵杀敌的将军,所以这手中的罪孽一时想不开,要去出出家,洗洗罪也算情有可原。”

    叶阮低头想了想,这番自己也不方便说些什么,便点点头说知道了。

    他做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身上乏力,不由自嘲道:“方才妍妃娘娘说她有了身孕,越发打瞌睡。但是我什么都没有,也觉得一天到晚睡不够似的。”

    欢容正在整理叶阮的衣柜,听此,便笑道:“我听人说,富贵人闲得慌的时候就容易打瞌睡,再说了,这冬日冷冷正好眠嘛!”

    叶阮笑:“我只听说过,夏日炎炎正好眠。”想了一会儿,他冲欢容挥了挥拳头,笑骂说:“诶诶诶,找死!你说清楚,你刚才是不是说我闲?”

    欢容假装害怕地缩了缩肩膀,求饶:“哎哟喂,叶阮公子还请饶了我吧。你若是真得想睡就去躺着,陛下待会儿来了,我再来叫醒你。你也不想待会儿哈欠连天地跟陛下说话吧?”

    叶阮觉得有礼,叮嘱欢容记得叫自己起床后,躲回里屋睡觉去了。

    一碰到枕头就沉沉昏睡过去,叶阮侧了个身,仿佛还能闻到昨晚叶景的气息。

    叶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他一睁眼,就看见床榻边坐着的皇甫斐。

    “陛下?”叶阮吓了一跳,忙起身准备行礼,不想起得太快,眼前一黑往前方摔去。

    皇甫斐抬手扶住叶阮,笑:“这么不小心,慢慢来。”

    叶阮不好意思地站好,取了衣服裹起来,问:“陛下来了多久了?”

    “下朝以后便过来了,奏折刚好批完,正说过来看看你,可巧你就醒了。”皇甫斐伸手替叶阮理了理乱发,温柔一笑。

    叶阮便冲一边站着的欢容瞪瞪眼,说:“你怎么不叫醒我。”

    “是我让他别叫的。”皇甫斐抬手摸了摸叶阮的额头,道:“欢容说你最近睡得不安稳,我来时你睡得正香,实在不忍心吵醒你。”

    “多谢陛下。”叶阮不好意思笑笑,然后他摸了摸肚子,无比诚实地说:“其实我是被饿醒的……”

    “……”皇甫斐沉默一会儿,才忍住笑,转过身吩咐欢容:“备饭。”

    皇甫斐已经吃过了,所以他只端着一杯热茶坐在叶阮对面,陪他说话。

    叶阮不知道是谁告诉过他“食不言寝不语”,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依旧捧着饭碗和皇甫斐瞎扯。

    皇甫斐替叶阮盛汤,突然换了一副严肃的脸色:“我今天派二哥离开泽州了。”

    这个叶阮是知道的,所以他捧着汤碗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闷声把汤一口喝下。

    皇甫斐见他没说什么,自己先忍不住问:“你会舍不得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