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1 品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唐心犹豫,然后缓缓开口:“方经理,您,找我有事?”

    听到她的声音,方皓这才睁开眼,眼眶周围青黑色的眼圈令唐心一惊。

    昨晚难道他彻夜不眠?

    可他找自己干嘛啊,能与她联系到一起的,恐怕只有……只有……腊肉?

    果然,万事不出所料,方皓此刻用一双无力的眼睛,仔细的盯着唐心,然后吐出一句话,“你昨天的腊肉是哪里来的?”

    嗯?唐心思索片刻,没回答,反问:“您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问?”

    他用手扶着肚子,起身,一脸的憔悴,昨晚他拉肚子了,里里外外折腾了一宿,整个人都虚脱了。

    “总经理,您病了啊?病了应该休息,怎么还上班了?”唐心的关心有一丝心虚,毕竟昨天的腊肉是她拿给方皓的。

    不过,错也不全在她,是他贪婪的索要,否则那包腊肉应该在徐正的桌子上。

    现在,他该不会让自己赔偿吧?

    不是唐心小气,虽然她的工资比实习期高了一些,不过这个月又是买东西,又是丢钱包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这个年代物价飞涨,若是总经理要去医院,恐怕没个一两千出不来吧!他是总经理,估计药都要用最好的,她这样的小职员恐怕……

    “总经理,昨天是您非要吃腊肉的,责任……”

    “责任全在你!”方皓斩钉截铁,一脸的惨白,后又问到:“你这肉是哪里来的?”

    唐心不会撒谎,她坦白是徐正送给自己的,但也不会推卸责任,直言这本是要送回去的,只不过半路被总经理给吃掉了,所以这事情跟徐正没有任何的关系,人家送的肉是好的,只不过,可能放了一整天,肉就坏掉了。

    “跟他没关系,我看就是他的事,上班没事送什么腊肉啊?这是工作的地方,是他送东西的地方吗?”方皓这会儿精神头好像好了很多,眼睛瞪得老大,他直了直腰,以后如果再发现谁在上班时间互相送零食什么的,就扣奖金,责无旁贷。

    随后让小晴拟文件,然后部门之间相互传阅一下,这就是公司的新规定。

    徐正看到文件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唐心。

    他以为唐心想用这种方法不让其送吃的,自然不高兴,认为她让方皓怎么做的。

    然后就在走廊里哼着鼻子,说唐心这种女生一辈子也未必能有好运,还说他不知好歹。

    这些话让唐心生气,却没有流泪,毕竟她从没喜欢过徐正,他说什么或许也无所谓,毕竟最近说自己闲话的人不少。

    转眼到了春节,终于放假了,唐心也算是能真正的休息一下了。

    除夕一早,窗外就有了炮仗的声音,楼下的小孩子们已开始大笑。

    好像很久都没有如此热闹过了。

    到了晚上窗外的礼花开始争先绽放,一簇簇,一团团,片刻后散落一地,五光十色瞬间化为虚无。

    打开窗,可以闻到外面的烟火味,那是一种很特别的味道。

    唐心从小就喜欢烟火炮仗的味道,那是她心里最为独特的年味儿。

    正把头伸到窗外,电话响起。

    看了一眼号码,她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方……方皓?

    他怎么会打来?

    犹豫片刻,她还是接了电话。

    “新年快乐!”方皓问候。

    “方经理,我,也祝你新年快乐!”

    之后,方皓叹气,他还在酒店,三十晚上有几桌年夜饭,高层都要回家过年,他就主动把自己安排在年三十儿那天值班。

    “那,孙小姐一定也在陪着你,替我跟她说新年快乐。”唐心不想方皓误会,立刻暗中提醒。

    方皓否定,她当然是回家过年了,留在酒店做什么?

    ……

    “你喜欢惊喜吗?”

    “……”

    “一定要快乐!”

    方皓挂断了电话,唐心凌乱的站在床边,他……说了什么?貌似什么都没说啊!

    惊喜?除夕夜能有什么惊喜啊?

    帮妈妈包饺子,看电视,一家人乐呵呵的享受除夕夜的团圆。

    近十二点,钟声响起,窗子外突然发出响声,一个亮眼的礼花球冲上了天,瞬间散开,烟火离唐心窗子很近,以至于抬头竟看不到它散落后去向何方,浓烈的烟火味,让这个年过的更有气氛,她低下头顺势看了看下方,一个人影还在动,紧接着三五个礼花同时绽放,一团团花簇在唐心的头顶接连绽放,最终形成各自的轨迹。

    “你喜欢吗?”唐心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看到短信后,她立刻探头看着楼下,那个身影正仰着头,借着烟火的余光,她认出了方皓。

    这一刻她已来不及想太多,打开门跑了下去,见到方皓,她还有些不敢确定,驻足片刻,眨眨眼:“你不是在值班吗?”

    “哦,没什么事,宴席也基本结束了,大家都回家了,我也就跑出来了。”

    唐心低头笑笑:“那你也回去吧,这些烟火,挺好看的,我看到了。”

    “我……没有家!”方皓看着唐心,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头。

    “哪有人会没有家呢?你一个人住吗?”

    方皓看着唐心,满眼的委屈,他几岁的时候,父亲出轨,被母亲抓到,母亲不依不饶与其争吵,父亲失手推了母亲,正巧母亲撞到了电视柜上,然后就……父亲进了监狱,母亲不在了,他跟叔叔一起生活,到十八岁就自己出来了,很少再靠过叔叔。

    他眼眶里泛出的红光,比刚刚天上绽放的礼花更为绚烂,却让人心疼,唐心的内心仿佛被什么刺痛,立刻开始道歉。

    唐爸爸追下来给唐心送衣服,看到了方皓,客气的邀请他上楼坐坐,盛情难却,方皓也只好上楼去。

    年三十儿在楼下放烟火,唐家父母自然认为两人是男女朋友,他们不是封建的父母,再说女儿也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他们自然对待方皓热情百倍。这热情让方皓更加难过,他从不知道,热情原来也有这般让人窒息。

    他一直待人很好,不如其他经理那样苛刻,或许正是因为,没有得到足够的温暖,才会用尽力气去温暖他人,然后在别人觉得温暖后微笑,幸福或许就是这样。

    可一旦有人对他好,他却觉得说话都困难了。

    “怎么称呼?”唐爸爸坐下,此刻已是大年初一了。

    “他是我们总经理,叫方皓!你们就叫他方经理吧!”

    “方……”唐爸爸刚说出一个字,方皓就立马起身,“叔叔,别听她的,叫我方皓就好。”

    “你家是哪里人啊,父母现在身体怎么样啊?”

    这些客套的询问,被唐心挡住,只是用一句“爸,你别问人家这些”就给挡住了。

    取而代之的是唐爸爸自责似的对唐心的批评,他说,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都让他惯坏了,这一代人都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