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多事之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章多事之秋

    洪武三十年,注定多事。

    初春,北苑国西侵,皇帝派了护国将军楚文靖前去迎战,耗时三月,大败。随后内阁首辅卫宸前去求和。牵扯出了震惊朝野的粮草贪墨案。初夏,获罪入狱者千人。皇帝龙颜大怒,诏曰:祸国殃民,国之蛀虫,斩,立决。

    午时三刻,日头明晃晃的挂在头顶,刑场上鸦雀无声,热气蒸腾间,还未见血,似乎血腥味已经蒸腾而起。行刑官抬头看了看,又侧身看向场刑场中跪着的数十人。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老人面露绝望,年轻的男人满脸愤恨,女人则失了魂般,一脸呆怔。场外,唏嘘声不止。

    暖玉夹在人群中,被挤得东摇西晃。她看着刑场中那些人……那些,都曾是她的亲人。如今,却要同赴黄泉。暖玉唯一庆幸的便是曾经*宠*她如命的祖母已经早一步撒手人寰。若非如此,祖母也要被缚刑场,承受这砍头之痛。

    “斩……”行刑官一声令下,天际登时一道惊雷。明明前一刻还是日头当空,下一刻却电闪雷鸣起来。随着数道血线,卫家数百口,悉数命丧黄泉。

    大雨倾盆,眼睛几乎睁不开,暖玉努力睁大眼睛,似乎看到了刑场另一边,一道身影轻飘飘的转身远去。

    那褐红的首辅官袍,几乎刺痛了暖玉的眼睛。

    暖玉不知道怎么回到计家的。回家后便大病了一场,这场病拖拖拉拉到了深秋。直到降下了第一场雪,她才勉强起身。许是那场血腥的杀*戮,以至城中人人自危起来,玉雕生意随之一落千丈,计家上下愁眉不展。

    便在这火烧眉毛之时……

    丈夫计宏礼带着侧室庶子回来省亲,夫妻数年未见,计宏礼却没有来见暖玉,直接去找了计家老爷和夫人,他是回来要银子的。他仕途需要银子打点,庶子到了启蒙的年纪,要银子请先生,侧室念叨着家中花用不够,一个月只能裁一件新衣。计老爷被气的当晚便一命呜呼。侧室在院中大骂计老夫人和暖玉,大声吵闹着不让儿子入计家的族谱,赌咒计家无后,骂暖玉的话尤其难听。计老夫人用帕子压着眼角,面色凄苦。最终,计宏礼带走了计家半数家产。

    暖玉半睡半醒间,似乎看到了阔别近二十载的丈夫计宏礼。

    不过年过四旬,却已是满头华发,额头皱纹深如沟壑。再也不复年少时的张狂,恣意。

    二十年前,计宏礼去赶考,得中探花郎,被皇帝留在京中,少年探花,模样又清俊,年纪轻轻便入了翰林,自是被举朝上下称赞。暖玉在家里接到消息,好一番安排,拜别了公婆,带着给他准备的吃食衣物,一路前往京城。到了京城,却正逢计宏礼娶侧室进门。她当时怔怔的立在人群里,看着计宏礼一身喜服,满脸笑意的迎了新嫁娘入门,自那之后,这一幕成了暖玉的梦魇。

    她每年总要梦上那么三五回,次次梦到那个情景,都要大病一场。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当初的恨意似乎有些淡忘了,可那一刻的难堪如跗骨之蛊,一幅她不死,它不休的架势。

    之后暖玉一直昏昏沉沉的,她能听到丫头如意的哭喊声,似乎还有府上管事的吆喝丫头们手脚轻些,莫要再惊了……魂。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只看到自己‘睡’在榻上,身上穿着她以前最喜欢的那件月牙白绣了素色缠枝纹的褙子,梳的是繁复的百合鬓,头上斜插着一根金镶珠玉点翠簪。她看到如意一边落泪,一边轻手轻脚的替她把衣裳的褶皱拉平,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哽咽的唤了一声‘夫人’这才踉跄着出了屋子。暖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身衣裳,是她年轻时最喜欢的,只要穿上它,计宏礼总要赞一声……清雅似莲。可自从那一天后,这衣裳便成了她最厌恶的那件,二十年来,一直闲置在箱底,再未上过身。

    随着屋中光线明暗一转,帘子被挑起,走进一个高大的身影,乍一看清那人,暖玉吓了一跳。这人是?是计宏礼……

    年轻时候的计宏礼,说起来也算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而且计家是玉雕世家,计家几辈子都吃玉器这碗饭,可见计家家底之丰。所以年轻时候的计宏礼,是个爱玩爱闹的风流公子。

    可面前这人?

    只见那人一步步挪到榻旁,看着榻上那个静静睡着的女子。半晌后,微微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屋中扬起。

    他唤她……夫人。

    听着计宏礼断续着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