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4、剁了喂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参见小王妃。”见到她来,房里的丫鬟赶忙行礼。

    除了近身服侍湛紫舞的两名陪嫁丫鬟翠儿和萍儿外,其他丫鬟和仆从都是新人。趁湛紫舞回湛家期间,顾关借岳平的死把芙蓉院的人全换完了。

    也许知道岳平的死因牵涉甚大,加上又是顾关出面换的人,所以湛紫舞回来以后也没一点反应。

    “到底发生何事了?为何小侯爷要对少夫人下如此狠手?”慕心暖强忍着笑,走到床边假装关心的问道。

    “回小王妃,小侯爷今日突然找到少夫人,说少夫人带回妖女想害他,所以就对少夫人拳打脚踢,把少夫人伤成这个样子。”翠儿哽咽的禀道,对湛紫舞的伤心痛不已。

    “那可有请大夫来看过?”

    “已经差人去请了,但大夫还没到。”

    “嗯。”慕心暖从袖中摸出一瓶药递给她,“这药是专治铁打伤的,拿去给少夫人用吧。”

    “这……”翠儿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会如此大方。

    “拿去吧,这药可是外面买不到的。”慕心暖推了推药瓶。

    对外人来说这些药千金难买,但对她来说并不值钱。她有秘方,配制这些东西就跟玩儿似的。

    其实她也不是好心,就是看在都是祖父孙媳妇的份上给一点药。再怎么讨厌这个湛紫舞,也得顾及祖父的想法,也免去府里的下人说她太无情。

    “谢……谢谢王嫂。”床上呻吟的湛紫舞感激的看向她。

    “谢小王妃。”翠儿这才接过药,然后对湛紫舞道,“少夫人,奴婢给您抹上,您忍着点。”

    旁边的丫鬟围到床边帮忙,慕心暖还帮着把床幔放下,好遮住一些羞羞的场景。

    听着‘哎哟哎哟’的痛呼声,她心中都笑开了花。

    丈夫打妻子是不对,但这一次她就是要称赞尹奉斌,打得好。其他人打湛紫舞,湛淳肯定要帮女儿出头,唯独尹奉斌对湛紫舞出手,恐怕湛淳也拿这个姑爷没撤吧?

    她唤住最近的一名丫鬟,问道,“小侯爷有说去哪里吗?”

    丫鬟低头道,“回小王妃,小侯爷只是气冲冲的打了少夫人,然后就跑出去了,没听见他说去哪儿。”

    “那他当时除了发火外,还有什么反应?”

    “小侯爷就是火气很大,然后骂了许多难听的话。”

    “嗯,知道了。”慕心暖点了点头,“好生照顾少夫人,我还要去看看祖父,这边有何情况及时派人来禀报。”

    “是,小王妃您慢走。”

    慕心暖很快离开了芙蓉院,她放了眼线在这里盯着,也不怕湛紫舞再跟什么可疑的人接触。迫不及待的离开,除了要去祖父那里外,担心自己憋不了太久而笑场。

    …

    有尹肇羿在主院陪着,尹厉川情绪也没那么激动了。

    她到的时候祖孙俩正在谈心,尹厉川伤感的道,“他就是被我给宠坏的,早些年我身边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就年幼的他陪着我,我想着自己将来只能靠他傍身,所以在许多事情上对他诸多纵容,可是没想到他越发乖戾骄纵,也越发让我心寒。”

    尹肇羿听着,也沉默着,只是眼眸中流露出许多复杂的神色,看得出他内心也起了波澜。

    不光是他,慕心暖都听得格外心酸,走过去轻声安慰他,“祖父,您放心吧,虽然我们跟小侯爷的感情没有那么深,但是看在您的份上,只要能救我们肯定会救他。”

    尹厉川吸了吸鼻子,老眼里一片水泽,“其实我也没要他能像羿儿这般优秀,我就想他能多明白一些事理,能少在外面惹祸,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下轮到慕心暖也沉默了。

    要尹奉斌这种人明白事理?这不比登天还难么?

    不是她泼冷水,实在是没人会相信。

    那家伙,明事理都不说了,光是他好色的德性就能惹不少祸事。

    这种人,就是他们平时最常说的,屁点能耐都没有,却还要惹是生非,简直就是活腻了找死。

    小两口的沉默不语,尹厉川都看在眼中,也没有责怪他们什么,毕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个不争气的孙儿。

    待情绪稳住后,他突然转移了话题,“对了,暖儿,芙蓉院那边如何,湛氏可有大碍?”

    慕心暖牵了牵嘴角,“祖父,少夫人没性命危险,只是小侯爷下手太重,她皮外伤挺严重的。我已经把自己配制的药给了她,相信她用了后要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尹厉川点着头,欣慰的道,“多亏了你们在我身边,否则我都不知该如何办。如今的我连自个儿都顾不过来,哪里管得了他们啊!”

    他们正说着话,诸正飞在门外求见。

    尹肇羿将他唤了进来,沉着脸问道,“找到小侯爷了吗?”

    “启禀小王爷,派出去的人都回来了,并没有找到小侯爷。”

    “他最常去的地方都找过了?”

    “找过了,都说已经多日没见过小侯爷了。”

    “继续找,务必要将人找到!”

    “是。”

    诸正飞匆匆来又匆匆离去。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比之前更低沉压抑。

    “祖父,我去煮壶热茶。”慕心暖低声请示道。

    “嗯。”尹厉川点了点头。

    与尹肇羿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慕心暖才朝外走去。

    煮茶只是幌子,她只是想去外面透口气。

    祖父待他们好是一回事,可眼下这种情况,要她说‘保证尹奉斌不会出事’这类违心的话,她还真是说不出口。

    就在她刚走到花园里时,一人高呼着跑进院子。

    在他身后还跟着两名侍卫,好似在追撵他,让他站住。

    她定眼一看,立马将人认了出来。

    这不就是尹奉斌身边那个叫肖觅的随从吗!

    见她在花园里,肖觅冲到她身前,扑通跪下,连哭带嚷的道,“不好了,小王妃,小侯爷出事了,求你和小王爷快去救他!”

    她小脸绷得紧紧的,“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清楚!”

    肖觅用手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也不知道是擦汗还是擦眼泪,神色慌乱、身子哆嗦、好似受了很大的惊吓似的,“小侯爷打了少夫人以后就吵着要去万香楼找乐子,小的拦不住他只好跟他去了。可是我们还没到万香楼被人拦住了,对方连问话都没有就把我们劫了去……”

    “那你如何回来的?”慕心暖忍不住插话。

    “小侯爷还在他们手上,他们把小的放出来是让小的回来通风报信,说想要小侯爷平安无事,就要拿简凤仙去交换。还说今晚子时在凤尾桥那边等候,错过时辰就要杀了小侯爷。”

    “什么?”慕心暖脸色唰一下泛出青光,眸底也翻涌着冷绝的杀气。

    她父王母妃亲自把简凤仙看守着,就是想引背后的人出现,也想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

    可谁知道对方如此狡猾,居然把尹奉斌这东西给抓了去。

    眼下要他们拿简凤仙去交换这个东西……

    这不是要他们吐血吗!

    也许是听到吵闹的声音,顾关从尹厉川卧房里出来查看情况。

    见肖觅回来,赶紧上前问道,“肖觅,小侯爷呢?他人在何处?”

    “顾管家,小侯爷他……”

    “顾管家,小侯爷他在我父王和母妃的别院中,肖觅回来就是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