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不许在人前动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打死她。这个死了爹的孬种。”

    领头的杨小胖是村子里孩子们的头,他一发号施令没有那个孩子敢有异议。无数的土石发疯似的砸向这个七八岁的衣衫褴褛的小女孩。

    她毫无招架之力。石头锋利的边角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蜿蜒的留下血水来,尘土粘在伤口上无异于雪上加霜,要是大人也免不了要哼一声。而这个小女孩仿若未觉,脏脏的小手快速的抹去脸上的汗水血水,另一只手将怀里的腊肉揣得更紧了,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没有这腊肉来得珍贵。

    爹死得早,娘又卧病在床,弟弟还小,一切的一切都要她来扛。但她一个七岁小孩又能做什么呢,她不善女红,力气又不大,娘织的布在集市上卖根本赚不了几个钱。由于平常吃得太差,弟弟个头比村里的孩子瘦小,她真想多赚钱给他补补,娘的药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还有漏雨的屋顶,快散架的桌子。一切的一切都要钱,她只是个孩子,除了偷,别无他法。

    所幸村里人看她可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孩子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小姑娘,你把腊肉还给人家,我给你块更大的,怎么样?”一位身穿赭色衣衫的男子从远处走来。他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云端上,似个出尘的仙人。

    以杨小胖为首的一众孩子都被这个人吸引住了目光,他们呆呆地站着,手里还握着石块。

    阳光温柔地洒在山间,石间溪水潺潺流动。这个男子的出现,让稀松平常的村庄瞬间变得优雅起来。青灯紧紧地抱着怀里的腊肉,没有一丝松手的意思。人再好看,哪有吃饭重要。况且这个人是好是坏都不知道。

    赭衣男子微微一笑,对青灯说:“你觉得你的腊肉保得住吗?”青灯有些迟疑,这么多人,她的确保不住。可那又不能保证你是好人。青灯心说。

    “我住在那。”赭衣男子好似看透了青灯的想法,伸手指向远方。

    那是山的深处,没有哪个村里人敢靠近那里,传说山的深处虎豹横行,十人进去,九人要丢掉性命。青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那又不能保证你就住在那,我听娘说现在有很多骗子拐子。”杨小胖作为孩子王还是有点头脑的。骗子拐子?青灯有些怕了。

    “还给你。”青灯将腊肉狠狠往杨小胖怀里一塞,往家的方向跑去。

    杨小胖蒙了,这块腊肉青灯不是看得比命还重要么?

    赭衣男子笑了,这个小孩还真有意思。随即走向山的深处。他脚步轻快,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小胖。”王二虎推了推还在发呆的杨小胖,“你看,人不见了。”

    “真的!”一众孩童纷纷称奇。

    “娘,我饿。”青灯的弟弟青草双眼微肿,显然是刚刚哭过。

    “乖。”青灯娘李氏细心地擦去青草脸上未干的泪水,“等青灯回来就好了。”李氏望着空空的锅子,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娘,等青草长大了,一定好好孝顺您。”

    “真乖。”李氏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们家的独苗啊。

    “娘。”青灯推门进来,看见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依偎在一起,母亲一脸慈爱地看着弟弟,没由来得心中一酸,从记事起,自己就一直被冷落,不停的干活养家,母亲却从没像对弟弟那样的对自己。

    “你不是去买米了么?”李氏看着双手空空的青灯,心里无端生出一股怒火来。

    您难道不问我身上的伤么?青灯黯然。

    “又在外面玩了?看你这样子。”李氏大声呵斥,不晓动了气,便咳起来。

    “娘,您别生气。”青草体恤的倒了茶水,李氏的脸色稍有些缓和。

    “我去买米。”青灯说着便要转身出去。

    “回来。”李氏喝道,也许是许久没有大声说话了,声音有些嘶哑。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