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吃醋总裁夺情霸爱【总裁豪门】_分节阅读_9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从你天天来叫我陪打后。”陈洋嘻嘻笑道:“我在祈祷你老婆赶紧回来,那么我就脱离苦海了!我实在不堪忍受你精神rou体上的折磨了!”

    苏旷对他翻了翻白眼:“陈少,请注意你的用词,被别人听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我只不过拉你打了几场球,至于上升到rou体折磨吗?”

    “几场球?”陈洋大呼小叫起来。“你算术不及格啊?你自己算算,你老婆走了多少天了?三十天还是四十天,你一星期少说也拉我打四场球,我到底打了多少啊?还是崔子,阿元他们溜得快,一听说你老婆不在,一个个溜得找不到了,只有我忠实地陪着你!……”

    苏旷毫不领情地斜了他一眼:“别表功了,要不是你想追我的秘书,你会那么好陪我打球?告诉你啊,想追吴雪的话就看你的表现了,否则,哼!没门!”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陈洋气得直跺脚:“我那么帮你,你怎么一点义气都不讲,叫你约吴雪吃饭或者来打球有那么困难吗?你再敷衍我,我不要你帮忙了,我自己约。”

    “嘿嘿,你不是约过约不到才请我帮忙的吗?”苏旷悠哉游哉地讽刺道,手在电脑键盘上飞速地打着字,边说:“你还是好好表现,等我老婆回来我就给你约。”

    “你威胁我啊!”陈洋惨叫道:“你老婆环游世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不能将你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啊!”

    苏旷看了看他,懒得理他,径直在自己手提电脑上敲写给辛欣的e-mail。

    给最最亲爱的星星老婆:

    今天是你环游世界的第四十天,距离你回家还有四十天零十五个小时。请问星星老婆,这样丢下你可爱的老公自己去旅游会不会过分了点?当你在巴黎铁塔登高望远,当你夜游塞纳河旁会不会感叹形单影只,有没有后悔没带你可爱的老公一起出游?

    我决不是抱怨你狠心丢下我一人埋首在公文中,我也不是不喜欢呆在空空的家里数着星星等着你的归期!我更不是怨妇一样天天想唠叨得你吃不好玩不好!

    可是星星老婆,你真的真的要玩够八十天才回来吗?

    人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分开已经四十天,按照这样的算法,我们已经隔了一百二十秋。星星老婆,你打算让我们一百二十秋,近一个世纪后才见面吗?

    我真的不想说你狠心,可是陈少他说你真的很狠心。(嘿嘿,陈少估计是受不了我了,天天拉着他打球。悄悄告诉你啊,陈少也帮我祈祷你快点回来,因为他当陪练已经瘦了几斤,他实在不堪我的折磨了,哇哈哈。)

    ……

    又及:我下月给自己放假,星星老婆,你能不能回来,我们去塞舌耳渡蜜月,真正的蜜月。我发誓,这绝不是引诱,绝对只是想给你的生日礼物,怎么样?

    你最亲爱的老公旷上

    “呃,呃……”陈少在后面看见苏旷在手提电脑上写着电子邮件,好奇地探头过来,看完了做出一副恶心状,大叫着:“受不了了,你家两口子,一个比一个还肉麻。”

    苏旷转头白了他一眼,嗤笑道:“谁叫你偷看我们的家信,你也不要笑我们,等轮到你时,只怕比我更肉麻。不过话说回来,我不觉得这叫肉麻,这只能算真情流露而已,哈哈!”

    他自己说着忍俊不禁笑起来,合上手提电脑的盖子,转过头来说:“你还是赶紧帮我祈祷辛欣快点回来吧,否则你的苦难不会结束。”

    陈少不屑地看了看他,不齿地说:“对于你这种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我是彻底的无语了。我为我那可怜的表弟叫屈,他哪里不如人啊,就为了一个病人,输了半生的幸福。”

    提起徐可,苏旷不笑了,看了看陈洋,认真地说:“其实有一段时间我是真心想把辛欣让给他的,只是我太自私,承受不了那种切肤之痛,才一直霸着辛欣。”他边说着,手下意识地转动着另一只手上的结婚戒指。

    陈洋看了一眼他的戒指,若有所思地笑道:“误会是感情的杀手!我只是奇怪,你这样的个性,竟然最后才对辛欣说出你的心意。如果那个夜晚辛欣没开手机,你会不会抱恨终身?”

    “会。”苏旷坚定地说。“所以现在我绝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爱我就要大声地、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不用这样的方式……”

    他抬起手,晃了晃手指上的结婚戒指,自嘲地笑道:“爱不说出来的话,即使爱得再深,无法让对方知道你的心意的话,爱是很脆弱的。误会、猜疑,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它夭折。”

    陈洋笑着补充:“还有缘分!能在一起真的需要缘分!就说那晚上吧,如果徐可没有病人,那么他去相亲的话你就没戏了!”

    苏旷想了想,点了点头,有些自嘲地说:“那么辛欣可能就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我仍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找着我的爱,或许终生都遍寻不到!”

    陈洋手杵着下巴赞同地点头:“有可能!你的个性还有你的顽劣只有遇到辛欣这样的个性才能包容你,换别人估计谈三天恋爱就分了,哪里还有机会结婚啊!”

    苏旷白了他一眼,收起手提电脑站了起来:“我要回家了,不想和你废口舌。”

    陈洋笑道:“回去干嘛,反正你家辛欣又不在,不如上去喝两杯?”

    苏旷摇手:“不喝不喝,我戒酒了!”

    陈洋惊奇地叫道:“你不是吧,这改变也太大了。”

    苏旷嘿嘿笑道:“吃了那么多亏我还没有一点改变的话也别混了!再说从优生优育的角度来说,不喝酒有利后代的健康……”

    “你回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